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!新聞網旗下: 在線數字報 | 在線訂閱 | 汽車頻道
當前位置:河源新聞網 >> 資訊 > 文化 > 閱讀新聞

阿慶爺

作者:藍秀靜

通往南莊中心小學,有一條最近也最多人走的路,一條需穿過田野和竹林的小路。

每天早上,南莊村去上學的學生,總會看到田野里的大人辛勤勞作的樣子。

隨著進城的人越來越多,留下的南莊人,都是真正熱愛這片土地的人了。

“哎!田嬸早!”也會聽到有禮貌的孩子和田野上的大人打招呼。

“唉,龍仔啊,長這么高啦!上學去哦!”

“嗯!”

問好和應和都那么和諧,宛如一幅移動的田園風景畫。

不過在南莊,讀書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事。雖然經常讓孩子認真讀書,但也沒見哪個家長去認真監督孩子的學習。只有地里的活是南莊人不敢馬虎的,畢竟,孩子會不聽話,但地里的作物不會辜負人的勞動,農忙之余呢,該打麻將的打麻將,該下棋的下棋;而南莊的孩子一放學,不是上山打鳥,就是下水摸魚,自由得很。所以,至今南莊還沒有一個高中生呢。

“啊——疼!爺爺,好疼啊!”

突然,一陣叫喊沖破了薄薄的晨曦,引得田埂上的水牛“哞”的一聲。

大家都向叫喊的方向看去,卻見老嶺的阿慶爺拿著一根竹鞭,一邊抽著孫子小輝,一邊吼:“我叫你不讀書!不讀書!我叫你和大興去打工!”

大家都驚呆了!啊呀!這個阿慶爺,一個平時連屁都放不響的人,今天居然下這么狠的手!

說起阿慶爺,是南莊最不起眼的人,一個幾十年前入贅到南莊的人,沒人詳細知道他老家在哪里,也不知為何會入贅到南莊,依稀聽說祖上曾出過一個舉人爺,但不知為何到他這一代,竟然沒落到如此境地(或有人知道,但也沒人記得,更沒人關心)。

不過,從阿慶爺偶爾的話語中倒是看出是個肚子有些字墨的人,忙完農活,就躲在家里看書,也不出去打麻將。似乎,也一直想把兒子培養成一個有文化的人。無奈,他有一個全村最兇的老婆,平時在家,竟似乎半點作不得主。這邊阿慶爺剛想管教兒子,那邊老婆就袒護兒子,還整天在外面說丈夫窩囊,掙不著幾個錢。久而久之,阿慶爺在家里就變成了一個“啞巴和聾子”。而阿慶爺的兒子,連初中都沒讀完,就理所當然出門打工去了。

兒子的情況,讓阿慶爺更加沉默了。倒是南莊的人在路上一看到阿慶爺,就遠遠就打趣他:“阿慶爺,今天又看什么小說呀?”

在南莊人的心目中,一概把不是學校發的書稱為“小說”。

阿慶爺總是瞪對方一眼,甩出一句:“話不投機半句多!”

大家就笑得更開心了!

只有對一類人,阿慶爺的脾氣變得格外好,那就是南莊的小孩。只要有機會,阿慶爺便教他們識字講故事,還要他們背《弟子規》。南莊的人又怪阿慶爺多管閑事,說學校的作業還做不完,哪有時間背《弟子規》!

更讓阿慶爺氣急的是,兒子結婚沒幾年,就和兒媳婦離了婚,孫子小輝才剛上五年級呢!

阿慶爺再也不能裝聾作啞了。在一個黃昏,他把孫子從城里接回了老家讀書。連老婆在旁邊吵鬧,說負擔重什么的,阿慶爺也置之不理。

不料,小輝在老家上學還沒幾天,就說要和同村的大興去鎮上的塑料花廠插花去,不上學了!也不知道自己是多大的人!氣得從不舍得碰孫子的阿慶爺拿起鞭子就抽,趕著小輝去上學,一路抽一路罵:“我讓你打工,我讓你去打工!”

在小輝的嚎叫聲中,阿慶爺一路把他打到學校,盯著他進了教室,才回家。

本來,關于阿慶爺的家事,就是大家茶余飯后的話題。這天后,又多了精彩的佐料。

阿慶爺沉著臉,從南莊人面前經過,仿佛什么也沒聽到。

但從那天起,他便須臾不離開小輝,每天送小輝去學校。放學了,又早早地蹲在校門口,接孫子回家做作業。

小輝讀到鎮上初中后,阿慶爺又買了一部舊三輪車,周末接小輝回家,一起同車的,還有另外幾個南莊的孩子。

后來,大家才知道,阿慶爺教過的《弟子規》,現在已經成了城里學校的必讀書目。還有阿慶爺講的那些故事,原來是中國的古典名著。阿慶爺,原來是南莊最有文化的人。

慢慢地,南莊多了讀書的孩子,少了下河摸魚的孩子。

而小輝呢,說來奇怪,自從被阿慶爺打過后,竟像換了一個人似的(據說阿慶爺和他講了祖先考科舉中過舉人的故事,據說,也不知真假),小輝開始認認真真地讀起書來,一路讀下去,居然成了南莊的第一個高中生。

三年后,又成了南莊的第一個大學生。

南莊人都說:現在小輝是南莊最有文化的人了。

那曾經是南莊最有文化的人阿慶爺呢?

半年前,阿慶爺為了勸大興的弟弟回學校讀書,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輛飛馳的摩托撞倒,再也沒有起來……

 






上一篇:打工人的自問自答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熱點圖片

  • 頭條新聞
  • 新聞推薦

最新專題

更多 >>

熱度排行
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友情鏈接 | 案例展示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双色球走势图(近30期)